电玩城app下载 > 高手合买 > 「jsyh222」这个上海人造出了遍布全国的网红建筑,也是最懂吃喝的建筑师

「jsyh222」这个上海人造出了遍布全国的网红建筑,也是最懂吃喝的建筑师

2020-01-11 11:44:58

「jsyh222」这个上海人造出了遍布全国的网红建筑,也是最懂吃喝的建筑师

jsyh222,有“最美书店”之称的钟书阁

中国最有欲望的两个房子

这些网红建筑的背后,都出自同一个人

他被认为是最会吃喝玩乐的建筑师

说到建筑师,你脑海里可能会浮现出熬夜赶图的苦行僧生活。

上海建筑圈子里有一位被大家所熟知的大师,并没有深埋案头,身上反而更具有艺术家的浪漫气质。

他叫俞挺,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,被外界称为“上海地主”,wutopia lab创始人。

去年, 他推出了10个作品,隔三差五就获得海内外奖项。你在朋友圈里多少也会看到过他的彩虹墙。

俞挺在“一个人的美术馆”门前。图 / 肖南

讨论建筑时,他会乐于分享中国传统对偶在建筑上的应用,理论一套套,能体会到他在专业上的深刻见解。

撇开专业,他在吃喝上同样也出色。俞挺爱美食,去欧洲时会每天挑一家米其林餐厅,写的豆瓣文成了很多人吃喝的风向标。

从一片清水混凝土砌块中,他找到了最接近生活的距离。

你在朋友圈肯定见过他的设计

俞挺设计的建筑一经推出,就成为网络社交上的打卡胜地,被戏称为“网红建筑”。

无论是苏州钟书阁的那道超上镜的金属彩虹,还是八分院那个走进去让人一秒忘忧的院子,都让人一眼难忘。

有多网红?看看数据就知道了。去年wutopia lab发布了10个作品,海外媒体发200余次,instagram上的累计点赞量超过20万。 国内累计阅读量3378 w+,视频点击率1980w+。

苏州钟书阁

从奇幻的镜面世界,再到彩虹下的激流山谷,这些场景看上去跟书店无关。

但偏偏就是这么一间不务正业的书店,一到周末,连拐角的台阶上都要坐满人。

刚进门时会看到一个漂浮的水晶世界,作为新书展示区。

漂浮的水晶世界

下一个区域就变成了极其幽深的神秘山洞,紫色的微光营造出萤火虫般的视觉效果。

昏暗的萤火虫洞

突然又笼罩在一片彩虹下,像山洞里的钟乳石,也像悬崖上的瀑布,很新奇。

主阅览区从绿色开始

当彩虹彻底变成粉色时,就到了最童心的儿童阅读区。这是一个由七彩小房子构成的星空城堡。

儿童阅读区被包裹在半透明的盒子里

头顶星空的书屋小镇

深圳城中村的“欲望之屋”

欲望之屋位于深圳大梅沙的城中村。

其独特的地方在于,建筑由性别出发,采用青蓝象征男性、粉红代表女性,由厨房为概念,观察现今公共厨房多以男性为优先、家中厨房则是女性掌厨,进而延伸的欲望样貌。

室内规划成三房一卫,同时置入酒瓶演绎“酒池肉林”的贪欲。粉红屋结合顶楼的雕花墙诉说女性的细腻。

小小的房子的确有着很大的巧思。

八分园

外景

原本是售楼中心的八分园,被改造成一个专门展出工艺美术作品的美术馆。

内有咖啡和图书室,办公,民宿,此外还有餐厅,书房和棋牌室,是一个微型文化综合体。

因为内院园子占地一亩不到,约四百多平米,恰好八分地而得名八分园。八分也是俞挺的态度,世人做事做人八分不可太满。

一楼:搪瓷博物馆

古北一号

这是一个豪华会所里的阅读空间。俞挺认为,即使在最豪华的小区,阅读仍然是不可或缺、温暖人心的场所。

他也希望,通过这个地方能缓解冷漠的邻里关系。

从这些设计上看,俞挺喜欢极端的颜色,奔放或极素,具体得看当时的心情。

比如“欲望之屋”,当时俞挺恰好在美国看到了毕加索的《小丑》,画中粉色和白色交错,就有了这种大胆的配色。

除了用色大胆,每个建筑都带有俞挺强烈的“个人意志”,设计都颇为颠覆。拿钟书阁做例子,它并不像书店的样子,更像是鼓催人带书回家的知识乐园。

“如果你有野心的话就应该另辟蹊径。书店应该要为那些不爱读书的人敞开门,让他们进来。” 俞挺是这么解释自己的创新。

“一个生煎包都能给我灵感”

我见到俞挺时,他刚睡完午觉,打开门时就是一个准备好的状态。头顶毡帽,全身以西式休闲为主。

被夸奖后,他笑笑说,“上海人爱干净,讲究分寸感。”

这个习惯他归之为上海特色。以前在清华读书时,同学都知道他有三条毛巾,分别擦洗不同地方,特别讲究。

对于俞挺而言,建筑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生活始终是更重要的。

他在业界有很多标签,上海地主、美食家、作家、画家......在建筑圈子里,大家都知道他有三大爱好,美女、美食和美文。

“这些标签没有任何问题,甚至都无法表明我的丰富性。”俞挺不谦虚地说。

以上说的这些爱好看似“不务正业”,但都会对他的建筑思维有所启发。

俞挺仔细观察过厨师的刀具。中国厨师基本就一把刀,用来切丝、开骨。日本人和德国人,剔骨、剁肉、切丝都有专门的刀。

俞挺觉得这可以反映出一定的建筑特征。中国人在建造房屋,结构相似,易于变换,一个空间既可做茶室,又可做剧院,还能变成住宅。

西方人的一刀一用,功能很明确,“你走在路上,医院、住宅很明确。”

俞挺摄影作品:二更眼

再谈到建筑审美,一碗清汤都带给他启发。

“很多中国菜,准备功夫很复杂,洗、泡、治、炖,最后就是一碗清汤。我追求的审美,也是看上去简单,但里面要有足够的丰富性。”

就连吃一个生煎馒头,他也能发散去深入挖掘上海城市的变迁。

从生煎馒头的做法、时间、人工训练,俞挺可以意识到,为什么老的生煎馒头方法竞争不过新的生煎馒头。

这也就意味着城市的人口和口味发生了改变,再对比下人口增长曲线,他就能明白个中道理。

俞挺对美食的追求,也延续到了他的团队wutopia lab。员工们都打趣说要被录用,光懂建筑可不行,还要会懂吃。

“周边400米以内,帮我找一个好吃的餐厅。”

这不,他的助手就刚帮即将要去深圳大梅沙出差的俞挺找了地道的大排档。

wutopia lab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下午茶时间,大家轮流点单。说起来颇为有趣,有个同事点了汉堡包,还会被俞挺批评品位不好。

俞挺的办公室坐落在上海长乐路的老住宅区,从路边拐进弄堂,生活气息扑面而来。

与复古的办公环境不同,他的团队很年轻,加上他也才平均年龄27。

也正因为年轻,这个团队有最大的两个特征——爱玩,酷。在他的团队里,曾经有过五花八门的职业,咖啡师、景观师。

俞挺在生活上的浪漫也用到了对员工的要求上。除了看履历表,懂生活是必须的。

工作了一年的妖妖说,“他并不太在意孩子们的背景和天赋,只要他高兴觉得你行,就有信心能够把你带起来。”

回忆起在wutopia lab面试,妖妖说,俞挺觉得那天阳光很好,小姑娘朋友圈还算有趣,写了几篇有点阅读量的公众号,又是从英国留学归来的厨娘,就招进来了。

尽管面试随性,俞挺对大家的要求还是很高。有人笑笑说,刚来时是少年,不小心就熬成了邋遢大叔。

我去洗手间时,看到里面的洗面奶和剃须刀,也懂了。

即使工作属性逃不过熬夜,但他对生活品质和腔调依旧有自己的坚持。

就像他在自己著的书《地主杂谈》里谈到建筑观时说道,“没有人和生活,建筑就根本不存在。”